Sawako

迦南之地: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不存在于人间的爱

文/爻戦

 

一. 12岁的梦想是白色的

    松子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有一个体弱多病长期卧床的妹妹,父亲总是在妹妹身上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感情,对她却显得漠不关心。这让松子在心里有些小小的嫉妒,但这也没什么,因为有一天她突然发现了引起父亲注意的方法,她惊讶的发现原来父亲也能够在自己的努力下露出欢快爽朗的笑,那时候她觉得父亲的笑容就是自己世界中全部的意义。

    为了让父亲对自己露出更多这样的笑容,她卖力的讨好着心思并不在自己身上的父亲,放学回来也好,对每个人意义重大的成人礼也好,她甚至为了让父亲开心,在成人礼照片上留下的依旧是她的鬼脸,父亲的笑容依旧是她世界中全部的意义。

    她愿意在生活中装聋作哑,没看见父亲仍给自己的公文包,给妹妹的却是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没听见父亲用惋惜的语气在自己的成人礼上说着无法看见妹妹穿和服的样子;不想理解为何父亲每次对妹妹都那么慈祥,对自己却一直严苛无比。

    可是,人是会变的吧,她想。人生那么长,她相信父亲总有一天会正视自己,就像12岁那年,她觉得所有的梦想都是纯白无暇的,人生的道路都会是一条闪着金光的康庄大道。

 

 

二. 存在于人间的各种各样的爱

父亲:忽视的代价

    松子告诉妹妹与男朋友的约会更像一根导火索,点燃了松子这些年所有沉淀的愤怒,这些年她依旧无比卖力的讨好着父亲,按照父亲的意愿走上了教师的道路,然而父亲的笑容却越来越少,变得更加难以取悦,终于某天晚上,再也忍受不了的松子在沉默中爆发,从此离家出走。

    再后来,很多年以后,当松子得知父亲离世的消息悄悄回家的时候,她看见了父亲从自己离开后一直记录的日记,每一天的最后一行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松子からの連絡なし」(没有松子的消息)。

    是什么时候父亲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呢,父亲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写下这句话的呢?

    松子尽管有百般猜想,却再也无从印证了。

    这是一场旷久的误会,没有人开口道歉,却给双方都留下了难以掩盖的伤痛。

 

作家:永恒地死亡

    松子离家后遇到的一个男人是一个作家,松子全心全意的开始投入了这段新的感情。然而作家回应他的只有暴力殴打,泄欲的对象,让她卖身去赚钱。当松子拿着钱跪在他面前,说着这是和弟弟借来的钱并且已经和家里断绝关系的话,作家的内心估计是无比绝望的。

    当夜深感自己无法给松子幸福的作家留下一句「生れて、すみません」(生而在世,对不起)后卧轨自杀,而随后赶来的松子亲眼看见了爱人被火车撞死的场面,这给松子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唯有死亡才是解脱。永恒地解脱。

    松子呢喃着“为什么”,没有人可以回答她。

 

作家的对手:嫉妒与报复

    这个人一直嫉妒作家的才华,曾经闯入松子和作家同居的屋子偷看作家的手稿,后来作家死了,松子和作家曾经的劲敌走到了一起,松子做了他的情妇。某天夜里甚至还尾随至他家中,无声的和太太宣战。

    然而宣战的第二天,她就得知了事情的真相。那个人不过想要报复而已,占有作家的一切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填补自己的卑劣感,松子不过是他拿来炫耀的东西,从头到尾这只不过是一场迟来的报复。

    没有爱,只有报复的快感和自我的安慰。

    松子又一次呢喃着“为什么”,没有人可以回答她。

 

合伙人:背叛

    后来松子遇到了合伙人,和他一起生活了。当松子提出要带着钱离开的时候,他说你的钱我全部给了另外一个女人,你又老又丑,谁他妈看得上你。他们之间大约是有爱的,带着欺骗和谎言的爱,但在合伙人说完那段话后,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背叛的人,不能原谅。所以,松子杀了他。本想要一死了之的松子却没死成,她的内心或者心里的某个部分还想要继续活着,所以她的手紧紧得拉住了阳台上的栏杆。

    没有人真正爱着自己,这一下连人都杀了,这样的生活和人间地狱又有什么区别,她觉得这次自己真的完蛋了,于是乘着从未乘坐过的特快新干线去了太宰治自杀的地方——玉川上水。

 

理发师:对的人错的时间

    站在河里准备自杀的松子结果被路过的男人告知,现在水位太浅一定死不成,她跟着这个男人去了酒吧,然后同居了。这个男人是个生活清贫的理发师,松子在店里帮忙打下手。这几乎是最平凡的日子,却是松子一直希望而从未求得的日子,面对理发师的告白松子拉住理发师的双手给予回应,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这梦想般美好的日子几乎已经到来。

    警察的到来敲碎了美好的梦境,犯下的罪恶总要自己来偿还。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回不去的是时间,八年的牢狱生活让松子最终错过了这个曾经真心诚意爱着她的男人。

 

阿龙:伤害与逃避

    松子人生的第一个悲剧起源于阿龙,如果当时阿龙承认自己偷了钱的话,也不会有后面松子的辞职更不会有之后的故事了。阿龙明明是爱着松子的,从中学时代就被夕阳下坐在船头的松子吸引着,却错误的选择了表达爱的方式,爱是让松子跪着求他吗?爱是居高临下的吗?

    很多年以后,松子和阿龙相遇,阿龙终于承认了当年的事实并且对松子诉说了隐藏许久的爱慕之情,这就像一个小小的火星,落在了干枯许久的草原上,瞬间就点亮了松子早已破碎的七零八落的内心,被人爱的感觉,被人需要的感觉,就算是一次次受到伤害,就算是一次次被人抛弃,但她依旧无法拒绝来自别人的爱,这也是松子一直所追寻的东西。

    当泽村惠来找她的时候,她带着眼角间仍未消退的淤青说着,“跟着这个男人,就算是地狱我也去。”真是有一种决绝的霸气啊。爱在哪里,她就在哪里。

    只要有爱,她不在乎和阿龙一起死;只要有爱,她也不在乎无论等多久,等待着阿龙出狱。只要有爱的话,一定会有美好的结局吧。

    阿龙出狱的那天,下着漫天大雪。松子手里捧着红色的玫瑰花站在监狱的门口,她终于可以结束漫长的等待了,她看见阿龙走向她,她说:“欢迎回来。”

    忽然间的天旋地转,鼻子火辣的痛,还有温热的液体不断流下来。阿龙用一击重拳回应了等待他多年的松子,这一拳击碎了松子所有的等待和希望,这一拳又一次把松子重重地推向了深渊。阿龙发疯般的逃走,只留下躺在雪地里的松子,红色的玫瑰花散落在旁边,如鲜血般格外刺眼。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松子依旧不知道,但是她终于决定,不再去爱了。

 

    这些所有爱,抛弃她,欺骗她,玩弄她,背叛她,伤害她,逃避她,终于消磨光了她心中所有的爱,掐死了她心中所有的善意,她不再对任何人流露感情,她封闭了心灵。

    没有爱的世界,她已经死了。

 

 

三. 传信人

弟弟:死亡代言人

    剧中弟弟的出场不多,每次却都带给松子不小的震惊。第一次松子问他借钱的时候,弟弟告诉她父亲死了,在她走后的三个月,这导致了松子决定悄悄回家,揭开了父亲对松子沉默地思念。第二次是送松子到车站,在车上的时候告诉松子,妹妹也已经离开了人世,并且在生命的最后仍幻想着松子能够回到那个家里。妹妹这么多年对姐姐的思念和感情也一点都没有改变。

 

泽村惠(AV女老板)和阿笙:导演的旁白者

    泽村惠作为松子后半生重要的见证人,为观众一一揭开了松子的生活,而阿笙作为贯穿全剧的剧情推动者,则是把导演想要表达给观众的信息和观点都完全、全面的呈现给了观影的所有人。

    阿笙在最后留下了意味深长的话语,「我不了解上帝,也没有想过,可是……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上帝,像松子姑姑那样,让人欢笑,让人打起精神,热爱别人,就算自己变得伤痕累累,孤独一人,不入流,甚至……笨得不行,我却觉得,这个上帝值得信仰」

 

 

四. 53岁的人生是黑色的

    她自暴自弃,不再打扮自己,不再清扫屋子,不再关心任何事情。屋子的不远处有一条和故乡一样的河流,她经常坐在河边,看着河水,以泪洗面。53岁时的人生实在是太糟糕了,无情的生活碾碎了她的一切。

    为什么这部电影令人动容,因为电影中的那个松子或多或少就是现实中的自己,他们从松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曾经被生活击垮,头破血流,痛哭流涕,也曾经被心爱的人背叛伤害,以为世界上再没有真情,但是看着这个被生活击倒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爬起来的时候,她用残破的灵魂去温暖另一个残破灵魂的时候,她的爱已经流到了观众心里。

    尽管生活无情,世界冷酷,也请给爱留下一处生存的空间。

 

 

END


评论

热度(235)